前足协主席耄耋之年仍心系国足:输球别老怪裁

作者:中甲

  随着四年一度的亚洲杯再次来临,中国球迷们又开始了在期待中惆怅着回忆起过往那些冲击最高荣誉失败的苦涩。

  在中国足坛,有一位传奇老人,他曾是新中国第一代国脚,中国队首次征战亚洲杯时,他就是当时的领队。

  他又曾多次执教国足,但一直遗憾未能冲出亚洲。他的弟子桃李芬芳,连如今的足坛大佬范志毅见到他,也得恭恭敬敬鞍前马后,他就是年维泗。

  85岁的年维泗,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国脚,那时候,国家选派他到足球强国匈牙利进行学习,这是年维泗和队友们第一次与国际足球产生接触,他们积极吸收先进的足球理念,“匈牙利教练反复强调‘准’、‘快’、‘动脑子’,现在看都是很正确的。”

  经过努力刻苦的训练,中国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从一开始跟酒店的厨子踢都踢不过,到后来逐渐能够战胜匈牙利乙级联赛的球队。一年半后,中国队圆满结束了留学生涯,随后匈牙利的国家级教练尤瑟夫来到了中国,担任国家队的教练。

  1957年,年维泗和中国男足一起参加了世预赛,两回合4-5不敌印尼。然而就是这样一场比赛,就成了年维泗的世预赛绝唱。几年后,他因为骨折,黯然退役,中国足球也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远离了重要赛事,直到70年代才有所恢复。

  从60年代起,少帅年维泗开始执教中国队,几上几下,一度还因为政治运动,去当了锅炉工,他执教时间跨度长,次数多,但遗憾没有能够亲自带队打过亚洲杯和世界杯。

  1974年,他带队出访南斯拉夫,当时正是世界杯举办的时候,年维泗和球员们想要看一场世界杯的比赛,但就在开幕那天,国内传来消息,让他们不准看比赛,直接回国。

  年维泗后来感慨当时的中国足协依旧处于不被FIFA认可的状态,体委方面比较抵触世界杯,“我们国家虽然一直都有人关心足球,但和欧美国家比,起步太晚了,我们和人家的二流国家都没法比,人家群众基础强,知识丰富,你想,都到1974年了,我们要看个世界杯还那么难,从这个角度来看,差距还是很大的。”

  几个月后,亚足联恢复了中国足协的地位,年维泗带队打了亚运会,但第一次登上国际赛场的球员们,表现不佳,小组未能出线月在伊朗进行的亚洲杯,那也是新中国球员们第一次踏上亚洲杯的舞台。年维泗此时已经改任领队,这届比赛只有6支球队参加,中国队和马来西亚、科威特分在A组,两场小组赛,中国队先是1-1战平马来西亚,随后0-1不敌科威特,小组第二出线年亚洲杯的中国男足

  “76年我们拿了亚洲第三,是第一次在亚洲锦标赛升起了五星红旗。那时候我们是什么条件啊,国家队训练都没有草场,运动员吃住的条件,包括出国的装备、外出接触的对手等等,跟现在那是没法比。“

  1978年,年维泗又一次出任国足主教练,在亚运会上带队取得铜牌,但冲击奥运会失利后下课,那时距离亚洲杯开幕仅剩下2个月。这一动荡,也注定了1980年的第7届亚洲杯,中国队小组出局。

  转年,中国队信心十足冲击86年世界杯。然而,新中国足球史上最耻辱、影响最深远的一场失利却在一个完全意外的时间点,毫无征兆地到来了,它就是519事件。

  1985年,中国队雄心勃勃征战世预赛,年初就在香港收获了一场0-0的闷平,但随后国足连续战胜了澳门和文莱,以大胜之势迎来了香港。

  当时,全国上下都非常乐观,无论高层还是球迷,一心只想着赢,但正是这样狂热的浮躁,让球员们的心态开始失衡。

  比赛上半场,朱波送点,国足0-1落后。随后,李辉扳平比分,半场结束,双方1-1战平。

  那场比赛的主力球员杨朝晖多年后回忆:“半场休息,年老接到了一个电话,意思是踢香港要大胜才行。”这一通电话,让球员们更加焦躁。(但年维泗否认曾接到指示电线多年过去了,记忆褪色,伤痛却不曾完全消除。

  下半场,香港队的顾锦辉乱战中破门,最终比分1-2。春夏之交的京城,瓢泼大雨,看台上的观众久久不愿离去,那些失望、愤怒的心情,那些刚刚随着国运抬头,想要一雪前耻却又被打压的心情,在这一刻爆发。他们开始疯狂打砸周围设施,一路前行,包围了国足球员们的宿舍,如今年维泗还住在这里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龙潭路体委大院。

  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中国足球实力差,咱们在大赛要想取得成绩,就得固守快攻密集防守、快速反击。我们队员身体条件不错,速度比较快,灵活,整体防守能力差,所以要巩固防守。

  今年年初,在中国举行的U23亚洲杯曾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当时,中国队在首场3-0赢球的情况下,连输两局,无缘出线,而在这届赛事中,裁判的一些判罚成为了赛后球员、媒体和球迷们关注的焦点。

  许多人都认为中国队是在主场被黑了,但年老却很反对这种说法。“我坚决不赞成,这么多年中国足球就是吃了裁判的亏。输球的最好理由就是怪裁判,这传染到了我们整个中国足球的氛围,输球还是该从主观找原因,老怪裁判不好。“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