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波: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这些水下考古成

作者:中甲

  10月30日电 30日,2018丝路文化发展论坛在海南博鳌召开。中国水下考古中心所长、国际古迹理事会执委姜波发表了题为“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旨演讲。他指出,水下考古新成果揭开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新篇章。

  在演讲中,姜波以中国海域、韩国群山列岛海域、印尼海域和欧洲海域四大海域沉船的考古研究来印证水下沉船考古成果给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带来的新方向。

  姜波表示,中国海域发现的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以泉州后渚沉船、“南海一号”和“华光礁一号”最有代表性,生动地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风貌。

  “南海一号”是迄今为止海上丝绸之路水下考古最为重要的成果。姜波介绍,据最新的样品检测数据,“南海一号”上已经发现丝绸遗留的化学成分,“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考古发掘显示,这是一艘满载出航且保存完好的南宋海船,船舱里各色货物码放有序,品类繁多,琳琅满目。内还发掘出大量的个人物品,如戒指、手镯、臂钏、项链等饰品,以及金叶、玉器、银铤、漆器等。尤其令人称奇的是,船体左舷外发现的一个小木盒,是一个“珠宝箱”,里面盛放了70余件金器。

  姜波还进一步介绍,1974年发掘的泉州湾后渚古船,船壳上采集的海洋贝壳遗骸,经鉴定为南洋物种,表明这条海船曾经远航至东南亚海域。西沙群岛海域发现的“华光礁一号”沉船的发现则证明至迟在宋元时期,我国先民就已经开辟了取道西沙群岛直航东南亚地区的航线,标志着我国古代航海技术和导航技术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中、日、韩三国一衣带水,自古以来就有密切的海上交流。姜波表示,水下考古成果非常生动地展示了东北亚地区的海上交流活动。1975年在韩国群山列岛海域发现的新安沉船发掘出了两万多件青瓷和白瓷,两千多件金属制品、石制品和紫檀木,以及800万枚重达28吨的中国铜钱。1998年德国打捞公司在印尼勿里洞岛海域发现的唐代沉船“黑石号”也印证了唐代曾有波斯-阿拉伯海船抵达中国东南沿海的文献记录。而欧洲水下考古发现的瑞典“哥德堡号”沉船和西班牙“圣迭戈号”沉船也具有代表性。(海外网童芳)

  沉船、港口与贸易品,是考古学家解读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金钥匙。二十世纪后半叶以来,沉船考古成果尤其令人瞩目,出人意料的水下考古发现层见叠出,著名者如广东川岛海域的“南海一号”(南宋时期)、韩国新安沉船(元代)和印尼的“黑石号”沉船(晚唐)等,这些水下考古新成果,揭开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新篇章。

  中国海域发现的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以泉州后渚沉船、“南海一号”和“华光礁一号”最有代表性,三者均属我国古代海洋贸易的高峰时期——宋元时期,发现地点恰在起航港、“放洋之地”(古人对出海通道的称呼)和远洋航线上。从航向来看,“南海一号”与“华光礁一号”是从中国港口满载出海的商船,后渚沉船则是从东南亚归航泉州的海舶,他们的发现,非常生动地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风貌。

  “南海一号”是迄今为止海上丝绸之路水下考古最为重要的成果,1987年在广东川岛海域被发现,2007年整体打捞出水并移入“水晶宫”(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这是世界上首次采用沉箱整体打捞沉船,堪称世界水下考古史上的创举。目前,“南海一号”的室内发掘工作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考古发掘显示,这是一艘满载出航且保存完好的南宋海船,船舱里各色货物码放有序,品类繁多,琳琅满目!(图)此外,船内还发掘出大量的个人物品,如戒指、手镯、臂钏、项链等饰品,以及金叶、玉器、银铤、漆器等。尤其令人称奇的是,船体左舷外发现的一个小木盒,是一个“珠宝箱”,里面盛放了70余件金器!截止至2016年1月5日,总共出土文物14392件(套),其中瓷器13497件套、金器151件套、银器124件套、铜钱约17000枚,等等。另据最新的样品检测数据,“南海一号”上已经发现丝绸遗留的化学成分,“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