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回来心态变了脾气小了

作者:中甲

  “上周二我们早上9点开会,有队员迟到,原因是没听到8点40的闹钟。我跟他说了两点,第一,9点开会,8点40起床你是不打算吃早饭。第二,8点40都没醒你几点睡的?两点。在干什么?玩手机。球员很有上进心,但是这些都是在训练场上,休息和吃饭都不注意,这就是他们的认识不够。”

  “队里现在有年轻训练没有饥饿感,没有欲望,满足现状,这也是很多人的现状。对他们来说,自己没有比老队员实力强很多,训练和休息也不给自己压力,如果让他上场能指望他改变什么吗?队伍中有一两个人这样没事,有三四个就会影响其他人,这是最可怕的。”

  这次回归,朱炯变了。很多人发现,朱炯在比赛中不像曾经那么爱叫爱喊,或者和裁判计较,甚至不再会出现与里皮叫嚣的类似画面。是的,朱炯变得安静了。每场比赛,他都坐在教练席上安静地观察,代替他的是助教刘寅涛。朱炯开玩笑说,该叫的在训练场上叫过了,比赛里叫不动了。

  “你看我现在还会和裁判闹吗?裁判不公平,我们在主场没优势,客场还要受委屈,怎么调整队员心态?以前我因为这样和裁判闹被停赛,后面的比赛踢得更差。如果在以前,我会在新闻发布会炮轰,甚至要爆粗口。但现在我都不说了,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你说我不站起来,很多时候放在以前我肯定起来骂,甚至能骂到球员自尊心都没了,那他还怎么踢球?现在我慢慢知道,着急一是没用,二是只会给球员带来负面影响。现在我知道了规律,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能耐心一点效果反而更高。球员在场上看你教练都着急了,那他在场上只会更急。”

  与青岛黄海的比赛后,朱炯将教练组所有成员叫到酒店大堂,开了一个两分钟的短会。他和所有人说,不要耷拉脑袋,输球可以沮丧,但是不要让队员们看到。“输球我完全可以接受,我要让教练组帮助球员改变不好的氛围。这是和我几年前完全不同的想法。”朱炯说,“了解我的人,不会说我站起来还是坐下指挥比赛。这对比赛没有影响,如果球员需要,我可以去喊去叫。现在,队里很多球员没有比赛经验,做得不好没有必要骂,他们需要的是鼓励。”

  很多时候,朱炯会和老板徐国良聊起球队。对某个位置的用人有分歧,他会和老板进行解释。“我以前的态度就是这些都不和老板解释,现在我会和他沟通。比如,为什么要吴毅臻踢中锋,如果他在边路像欧沃耶利那样跑,体能最多就是半场,但是踢中锋不仅得分效率上去了,冲刺距离短更有威胁。欧沃耶利在边路,是他自己跟我说不想踢中间而想去边路。他右脚可以打门,左脚也可以内切。我相信我做的决定是经过和球员的沟通,以及实际的论证得出的。老板看到场上所发生的情况,也认可了我的决定。”

  朱炯说,2013年中途下课,是他赌气离开。放到现在再去回想,如果他当时退一步,或许还是申鑫的主教练。这不是后悔,只是沉淀之后的理性反思。“现在看看对谁受伤害最大,是球队,俱乐部,还有球迷。不仅这几年没出来人,而且还降级了。”因为不被理解和认可,很多人会用结果去质疑朱炯,或者说他不适合中国足球的环境。朱炯也曾想过放弃,从贵州回来,他休息了一年,但却发现自己离不开足球。既然不能改变环境,那就去适应。“这次回来,年龄增长了,心态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变了,脾气也小了。”

  “有人知道我是什么人,会给球队带来哪些进步,有人说我很失败,不会根据球员特点改变,其实我改变的很多。很多时候,我希望我的改变可以争取更多人的理解和帮助,而不是让人觉得我是站在你们的对立面。我希望去帮助更多年轻球员,把自己的认知和理解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们,能帮多少就多少。我现在愿意去解释和沟通,争取更多的支持,因为这些都是对球员和俱乐部好的事。”

  回到申鑫,朱炯带队征战中甲已经过半,球队成绩16轮6胜3平7负,积21分排名第11,输给黄海更加靠近了降级区。实际上,这些都在朱炯预料之中。他回到球队之后,第一步就从训练水平抓起,这是他所能够控制的。其次,他还要求教练团队齐心协力,从平时的点滴做起。

  “大多数人会关注球队的排名和积分,这是客观事实。世界杯间歇期后,我们连续客场,而且对手实力很强,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内容和结果都不会好。外界会认为,球队有劲使不出,拼劲不足,关键时刻顶不下来。对武汉上半场1比0领先,下半场红牌出现前的20分钟里,我们有9次无谓的失误,这当中已经形成了2打2和3打2。如果有一次打到对方身后,制造一次进攻机会或者犯规,那么魏来有可能不会抽筋,也不会有孙一凡的红牌。这是拼劲不够吗?这是能力的问题。打黄海上半场0比0,下半场20分钟里对方踢得不好,如果比罗比罗在场,可能赢球的机会更大,但他不在我们的防守会更好,因为他有时候不愿意回来防守。年初让他打中锋的原因就是他不防守,进攻时回来拿球,边锋上去成为双中锋。”

  去年,张文涛、吴毅臻长期受伤,联赛踢了不到1/3,刘亦超、徐骏敏没有稳定的机会,田俊杰、张浩、魏来没有联赛经历。众多球员去年比赛不足,在今年冬训两周不到就有人出现拉伤迹象,朱炯因此没有安排冬训进力量房,否则情况更严重。此外,失球多也是球队所遇到的问题。“后卫和对方外援对抗,人家用80%的力量进攻,后卫必须要100%地跟他,顶过了上半场,下半场体能肯定要出问题,犯错也很正常。我们的失球很多都是球员个人犯错,细节的问题,这需要时间去改变。”

  好在,球队的伤病情况在今年得到改善,西班牙队医纳乔的到来,提升了球队医疗水平。最明显的还是吴毅臻和张文涛,不仅身体状态正佳,比赛能力有目共睹。除了汪佳捷因为老伤,其他人都没有大问题。朱炯说,间歇期的训练比冬训的效果更好,但是由于天气,体能优势没有完全体现,想要达到比赛水平,还需要半个赛季甚至一年。“好在队内气氛不错,大家看到我在做什么,也知道我在尽可能地保证公平客观,成绩不好有怨气很正常,我也理解。”

  对于球队的管理,包括队员的日常生活,朱炯只要遇到就会指出。“上周二我们早上9点开会,有队员迟到,原因是没听到8点40分的闹钟。我跟他说了两点:第一,9点开会,8点40分起床你是不打算吃早饭;第二,8点40分都没醒,你几点睡的?2点。在干什么?玩手机。球员很有上进心,但是这些都是在训练场上。休息和吃饭都不注意,这就是他们的认识不够。很多球员不知道这些,那下面的小队员更不知道。”

  带队申鑫,朱炯每周只有一天回到家里住,其他时间都在队里。主场的预备队和梯队比赛,他都会在现场。半年下来,他对各梯队球员都有所了解。“有年轻球员去年既是首发还能进球,他的爸爸问我今年怎么不能踢?我发现他是不够自信,反应稍慢了一点。但是一旦他做到了,就没有太大起伏。他敢跟我讲真话,说不想踢后卫,这样压力太大。我明白了他的真实想法,再通过训练和比赛观察,掌握了他的能力去进行调整,效果反而不错,甚至可以更加信任他。我相信,我的判断没有问题,我作为教练每天都和球员待在一起,自然比其他人都了解他们的情况。”

  联赛下半段,部分年轻球员进入一线队,逐渐开始崭露头角。对阵黄海,下半场起来热身的是张毅峰、邬江和国洪涛。除了张毅峰,其他两人都是今年从预备队进入一队。邬江下半场替补吴毅臻,张毅峰替补张浩登场。“邬江替补上去体能充沛,他的防守和前插要比吴毅臻积极得多。但我们落后对手收缩,没有了反击的空间,再加上比罗比罗不在,我们的进攻更难。如果没有丢球,他们压出来,我们锋线上肯定会有单刀的机会。”

  想要年轻球员能改变比赛,朱炯和俱乐部要做的还有很多。“我们2009年在南昌冲超成功,队里陈志钊和朱宝杰,都是踢60多分钟就抽筋。他们现在都是当打之年,都是各队的主力,能进球能助攻,信心也足。就像现在的魏来,每次比赛六七十分钟要抽筋了,毕竟他之前没有联赛经历,如果也能像今年参加U19和U17联赛,反而会有更好的适应力。队里现在有年轻球员对训练没有饥饿感,没有欲望,满足现状,这也是很多人的现状。对他们来说,自己没有比老队员实力强很多,训练和休息时也不给自己压力,如果让他上场能指望他改变什么吗?队伍中有一两个人这样没事,有三四个就会影响其他人,这是最可怕的。我以前执教时,老球员拿球年轻球员不敢抢,这不是尊重老队员,就是没骨气。”

  除了比赛机会,还要帮年轻球员改变很多陋习,朱炯上周去了山东潍坊参加青训论坛。他说:“我们在青训方面有很多缺失,年轻球员在成长过程中有很多问题没有及时纠正,成(耀东)指导就说,到了U20国家队已经来不及改了,这些问题在我们俱乐部更严重。很多小队员都不清楚准备活动和牵拉的意义,为什么牵拉时要集中注意力?体能教练齐勒跟我说,他经历过那么多教练,只有一个人像我这样会告诉队员这是为什么。这是青年队教练的工作,职业队教练应该是:你行就踢,不行就下去。”

  “很多俱乐部都是靠买人,自己培养的有几个?申鑫遇到的问题是,我们买不到人。张浩2011年到南昌,我一直很看好他的头脑、足球认知和技术。但是我走之后到现在,对他来说等于是荒废了。老板告诉我,每个教练都说他好,但没一个人用。在西班牙冬训,他问题很多,就是因为训练水平不足。今年,我从他的饮食、训练到力量加练花了多少心思,才敢给他一点点机会,上半年我根本不敢让他上场。所以我现在很辛苦,效果也很慢。如果我下课了,下任教练可能就会享受我的果实。前面的教练没给我留下什么,这对我是最不公平的。梯队有不错的苗子,但是年纪太小,训练水平、能力和自信还有很大差距。这些都没问题,我们会用精力培养,只要能够坚持下来,我相信还是能够出人才的。”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