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南亚:最后一片足球“处女地”

作者:中甲

  自从中超俱乐部开始将大笔金钱砸向那些欧洲、南美和非洲的顶级球星之后,在足球世界里,世人已经开始逐渐习惯将更多关注的目光投向远东地区。但有人关注位于中国以南、印度尼西亚以北(包括印尼)的那片区域吗?那是一片人口高度密集、对足球疯狂热爱、但在国际赛场上取得的成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区。

  传统意义的东南亚地区,包括了10个国家。而在过去50年的历史上,该地区没有一支球队参加过世界杯正赛。荷属东印度群岛——后来独立成为了印度尼西亚,确实参加过1938年世界杯,但这个参赛资格其实是在日本在预选赛阶段主动弃权后白捡的(译注:根据资料显示,澳大利亚、中国、日本、菲律宾、新西兰都在预选赛阶段宣布了弃权)。而在此之后,无论是缅甸、老挝还是东帝汶,来自东南亚地区的球队就再无机会撼动亚洲诸强的传统地位,更别说在世界足坛留名了。

  我们所说的这个地方,事实上拥有超过6亿的总人口——这几乎占了世界人口总数的1/10。单单在印尼,就有2.5亿人,菲律宾的人口也突破了1亿,越南有9000万人,泰国的人口总数接近7000万。

  除了将篮球视为国球的菲律宾之外,在东南亚其他9个国家,足球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运动。如果说人口基数过低、国土面积有限是限制新加坡、老挝、不丹和东帝汶足球发展的最大障碍,那么其他6个国家呢?他们为何无法将本国足球的竞争力提升到一个新台阶?

  如果能让时光倒流、返回到40多年前的亚洲,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则是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亚洲各国的经济、政治状况,甚至是地理版图都与现在截然不同,而这些因素提升/制约了各国的足球竞争力。

  以1968年的亚洲杯为例,缅甸曾是那届赛事的亚军,后来曾多次代表亚洲参加过世界杯的伊朗则是当届赛事的冠军。当时的亚洲杯没有现在这种规模,参加决赛圈竞争的只有5个国家,所有球队会通过一轮单循环比赛决出冠军。作为东南亚地区的代表,缅甸的排名曾压倒了中华台北、以色列和中国香港。

  4年后,当亚洲杯转战到泰国,东道主则在季军争夺战中击败了高棉共和国(后来的柬埔寨)。值得一提的是,在先前进行的小组赛中,高棉共和国曾以4-0的比分大胜过10年后将代表亚洲参加世界杯的科威特。

  1980年,亚洲杯的参赛名额扩军为10个,虽然东南亚球队也总能晋级到正赛阶段,但自从1972年之后该地区就没有一支球队再能晋级到半决赛阶段了。主要原因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东南亚各国大都卷入了残酷的政治动荡和冲突中,其中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建立了政权,而缅甸在军事独裁统治下变得越来越孤立。

  印度尼西亚虽然抵制,但在动荡险恶的政治环境下,该国的政权却被一个铁腕强权人物——苏哈托将军所取得;被一群躁动邻居所包围的马来西亚、泰国,虽然政局相对稳定,但也都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动荡的政局究竟对东南亚各国的足球发展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们无法完全将其讲清楚。但不容否认的是,在同一时期,世界各地一些足球水平相对落后的国家,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通过上世纪80年代的世界杯,非洲足球率先震惊了世界足坛;在1994年世界杯中,沙特则成为了历史上第一支杀入世界杯16强的亚洲球队,对于亚洲足球而言,这也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而到了2002年,韩国——世界杯的常客、联合东道主之一,更是杀入四强,只是在半决赛中0-1败在德国脚下。

  最近几届世界杯中,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已经成为被大家熟知的亚洲代表。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亚洲国家都纷纷在世界杯中获得过“上镜机会”。可惜的是,东南亚国家则仍被挤到了一旁。

  然而,这种尴尬的壮观是有可能得到改变的。一方面,2026年由48支球队参加的世界杯已经成为了现实,这意味着各支球队从预选赛中突围的几率将会增加不少;另一方面,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实力、职业足球的发展也在近些年里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两方面,都有助于当地足协提升本国国家队的竞争力。

  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处于领先地位的国家当属泰国。从2007年开始,泰国联赛就已经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多家俱乐部都得到了重新的品牌包装,而球队的训练基地和比赛场馆也都得到了翻新。

  除了2016年之外,武里南联一直都在亚冠联赛中有着不俗的发挥,2013年该队甚至杀入过亚冠的1/4决赛;而2017年,其主要竞争对手蒙通联也已构筑了一套可以挑战前者的阵容,前纽卡斯尔前锋西斯科就投奔到了该队帐下。除此之外,包括曼谷玻璃、叻丕府、清莱联也都给自己树立起了宏大目标,准备向联赛的传统豪门发起挑战。

  但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种画风。曼谷联,2016年的联赛亚军,他们仍只能将主场放在距离主城区40公里外的一座大学体育场内;此外,曾经的联赛“重量级选手”春武里,因为在经营上遇到困难,而被迫大幅度缩减了俱乐部的预算。但从整体而言,在曾经每名球迷都只会追捧曼联或利物浦的泰国,联赛的发展趋势依然是积极而健康的。

  在泰国联赛变得更为职业化之前,他们最好的球员都只能前往新加坡、越南或马来西亚的联赛发展。而现在,一切都反过来了,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球员都在羡慕泰国能打造出最强的俱乐部、提供最高标准的薪酬。

  逐渐地,泰国球员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2014年,泰国前锋当达曾以租借球员的身份来到西甲阿尔梅里亚俱乐部,虽然这次转会并没有获得成功,但仍无愧于一次勇敢的尝试;作为目前最受追捧的泰国球员,中场球员宋克拉辛近期刚刚与J联赛俱乐部札幌冈萨多签订了一份租借合同。虽然这笔转会不像加盟欧洲俱乐部那般风光,但仍算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坚实一步。

  2016年,泰国国家队还杀入了世预赛亚洲区的最后一轮,他们也是唯一进入该阶段的东南亚球队。在首轮遗憾地以0-1负于沙特之后,他们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遭遇到了3场败绩,但在第5场小组赛中他们却出人意料地在主场2-2逼平了亚洲杯冠军澳大利亚。

  泰国队的大部分现役国脚都出产于本国俱乐部的青训系统,国家队主教练塞纳芒也曾指出“青训是确保泰国足球能在未来取得成功的重要一环”。2016年,泰国足协曾出台了一部推广青少年联赛的计划书,而进军2026年世界杯正赛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从现在收到的反馈来看,实现这一目标是有机会的。

  前英格兰国脚布彻,去年曾去泰国亲手调教过一些年轻球员。他表示,泰国球员在技术能力上丝毫不逊色于欧洲国家的同龄人,但心理素质则是他们最应该加强的一个环节。接受ESPN采访时,布彻表示:“他们的技术能力与其他国家的孩子相比没有差别,但他们需要具备一点街头智慧,变得更狡诈一点。足球是一项竞争激烈的运动,你必须要学会战斗。我相信泰国足球会实现质变的,或许在几年后就能实现,或许会由他们的下一代来完成。”

  作为泰国足协主席,普姆帕芒表示泰国已经面向未来制定了诸多计划,像丰田这样的赞助商也为其提供了财政支持。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泰国成功地在东南亚足球锦标赛中实现卫冕,而5次夺冠的成绩也使得泰国成为该地区最成功的国家队之一。

  虽然争取突破的这条道路并不好走,但“战象军团”的意志却非常坚决。在泰国为之而努力的同时,东南亚的其他国家也都逐渐有了复苏的迹象,即便他们取得的成绩暂时还不如泰国那般耀眼。

  由于人口密度极大、民众对于足球的热情也日益强烈,越南被视为是另一个极具足球发展潜力的国度。V联赛于2000年转为职业化,目前在这个联赛体系里,我们既能看到场均观众在2000人上下的小球队,也能找到平均每场有接近20000人捧场的当地豪门。

  2016年的亚冠联赛中,代表越南联赛出战的平阳俱乐部虽然排名联赛垫底,但在小组赛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他们曾在主场击败过后来的冠军全北现代、逼平过前切尔西球星拉米雷斯领衔的江苏苏宁;这种表现不是偶然的,要知道在前一年,他们也曾在主场上演过“斩柏太阳神、平全北现代”的好戏。虽然这支越南国内最强的俱乐部,尚无挑战亚冠奖杯的能力,但他们显然已经通过表现证明了自己是一股不容轻视的力量。

  相对于俱乐部,越南国家队依然延续了“每逢大赛就萎靡不振”的状态。近几年,该队最拿得出手的成绩还是2007年杀入亚洲杯1/4决赛(当时越南是联合东道主之一)、2008年夺取东南亚足球锦标赛的冠军(总夺冠次数比泰国少4次)。而在2015年进行的世预赛中,主场1-1逼平伊拉克的成绩,也算是放了一次卫星。

  或许越南人更应该将希望寄托到未来一代球员的身上。在2016年结束的亚足联U-19锦标赛中,越南青年队就一举杀进四强,历史性地拿到了一张参加U-20世青赛的门票——相比之下,泰国U-19国家队则在小组赛阶段就遭遇了三连败。

  在当今的越南足坛,最具潜力的希望之星当属龙轩长,上赛季他租借效力于韩国K联赛俱乐部仁川联,而新赛季他将继续在韩国打拼,这一次他选择的新东家是江原FC;此外,22岁的阮公风目前也以亚洲外援的身份租借加盟到了日本J2联赛俱乐部水户蜀葵。

  为了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先机,缅甸也加大了造星工程的力度。去年带领缅甸队杀入东南亚足球锦标赛半决赛的20岁前锋昂杜,已经成为了该国家喻户晓的体育明星。在未来的一两年里,他的目标是前往泰国、越南联赛发展。

  目前的缅甸国家队,都是由一群年龄在23岁以下的球员组成。与泰国足协的做法类似,他们也希望能让年轻一代球员能够提早挑起国家队的大梁。2015年,这批球员曾代表缅甸参加过U-20世界杯的正赛,虽然小组赛遭遇了三连败的打击——其中包括1-5负于新西兰,但对于年轻球员而言,这仍是一次积累实战经验的绝佳机会。

  与缅甸类似,柬埔寨的近代历史也可谓是饱经风霜,但该国足球的发展也重新让人看到了一些希望。在本国俱乐部博恩盖橡胶踢出了一系列现象级的比赛后,23岁的柬埔寨当家球星瓦达纳卡,已经与日本第三级别联赛球队藤枝MYFC签约。虽然在国际足坛上,这是一笔根本不值一提的交易,但对于柬埔寨足球而言却意味着一种肯定,这表明由该国出产的青年才俊已经逐渐得到了足球较发达国家的认可。

  在国家队层面上,柬埔寨相对而言还比较落后,该国迄今为止还从未杀入过东南亚足球锦标赛四强。但在去年的比赛中,他们都以微弱的劣势输给了马来西亚、越南,这也从侧面证明这支队伍已经逐渐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

  马来西亚在2004年推出了自己的超级联赛,一支名为柔佛DT的球队成为了实力最强的统治者。2015年,他们夺取了亚足联杯(亚足联为足球发展中国家设置的赛事),现在已经将更高的目光投向了亚冠联赛。在马来西亚联赛中,柔佛DT所使用的主场极为现代化,也是联赛的最大亮点。而这一切都要拜俱乐部的主人、主要注资人——柔佛王子依德里斯所赐。

  与越南队一样,马来西亚国家队也经常会在重大赛事中遇到腿软的问题。2015年参加世预赛时,他们曾以0-6和0-10分别负于巴勒斯坦和阿联酋。在国家队暂时没有太大指望的背景下,柔佛DT则成为了马来西亚球迷最大的指望。

  在国际足坛上,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一直都贴得很近。虽然在历史上,新加坡曾夺取过4届东南亚足球锦标赛的冠军,但最近两届赛事中,他们却从未进入过四强。与其他东南亚国家队不同的是,在发展足球的过程中,新加坡政府反而成为了“挡路者”。比如说,政府曾以俱乐部训练“扰民”为理由,勒令家乡联俱乐部的青年梯队削减训练的强度。

  通过上文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这两个国家,暂时都很难在成绩上取得突破;越南和泰国,则将成为东南亚足球发展的“火车头”;缅甸、柬埔寨和老挝,也都取得了可喜的进步。那么,东南亚地区总人口数最多的两个国家呢?

  菲律宾并非是“足球乐土”,但在过去十年里,他们的国家队却一直都在稳定地提升着竞争力。现如今,菲律宾国家队已经成为了东南亚足坛的强队,其国际排名有时还会超过泰国。虽然FIFA的国家队/地区排名制度存在明显的缺陷,但一支球队能从2005年的191位跃居到现在的第124位,其进步的幅度还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

  最近几年,菲律宾国家队一直都在致力于联系那些出生于海外的菲律宾后裔,希望通过这些海归球员的助力大大提升球队的实力。目前,已经“应征入伍”的外援就包括在沃尔索尔踢球的门将尼尔-埃瑟里奇(译注:埃瑟里奇也在切尔西青训营待过3年)、切尔西青训培养出来的扬哈斯本德俩兄弟菲尔和詹姆斯。

  按照计划,在2017年一个名为菲律宾足球联赛(PFL)的赛事将取代过去以马尼拉为中心的旧体制联赛,它也将成为菲律宾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足球职业联赛。球迷们期待着实现职业化后,菲律宾足球也能像2007年的泰国一样,走上快速发展的高速公路——虽然在菲律宾,足球的影响力仍无法与篮球相匹敌。

  最后,让我们说说人口基数最大的印度尼西亚——东南亚足坛的“差生”。这个被称为“千岛之国的”国度,虽然在地理上处于劣势,但坐拥2.5亿人口资源,这个国家也确实应该培养出自己的天才球星。

  印尼足球史上一次露出“希望曙光”,是在2004-07年期间,当时前阿斯顿维拉、英格兰前锋彼得-怀特受邀成为了印尼国家队的主教练。此人在过去5年曾率领着泰国队大获成功,国际排名曾一度升至第60位。

  在2004年的亚洲杯小组赛阶段,印尼还击败了卡塔尔——取得该国在亚洲杯中的首场胜利。但由于在另外两场比赛中,球队先后以微弱劣势负于沙特和韩国,印尼最终还是没有取得小组出线权。同一年,印尼还杀入了东南亚足球锦标赛的决赛,但未能跨过新加坡这一关。

  3年后印度尼西亚卷土重来,这一次他们作为亚洲杯的联合主办国,直接获得了参加正赛的机会。相似的剧情再次出现了,他们虽然击败巴林,但因为输掉了其他两场比赛,最终还是只能饮恨出局。此后,印尼足球开始急速退步,国际排名从第120位降至第167位。因为国内足协管理混乱,2015年印尼联赛曾一度被叫停;而且因为“政府干涉国内足球赛事”,印尼国家队还被FIFA取消了参加2018年世预赛的权利。

  倍受打击的印尼足球,还是在2016年看到了新希望。他们以黑马的身份一直杀到了2016年东南亚足球锦标赛的决赛,最终两回合总比分2-3输给泰国。如果能从邻国的成功经验里得到一些启发,印尼队则完全具备“超越所有邻国”的强大潜力。

  归化了数名巴西球员之后,东帝汶曾一度被视为东南亚足坛的一股新生力量。但随着这批球员因为“身份造假”而全部遭遇禁赛后,这个新生小国的发展前景又变得暗淡了许多;在最新出炉的FIFA排名中,文莱位居第184位。

  目前,在国际足坛版图里,东南亚依然还是一片未知领域。这里从未走出过一名世界级的球星,也无人在知名俱乐部中效力过。菲律宾球迷或许会拿保利诺-阿尔坎塔拉的例子进行反驳——此人在1918-1927年期间曾一直效力于巴塞罗那,但事实上,菲律宾仅仅是阿尔坎塔拉的出生地,西班牙才是他的成长地。履历显示,球员时期的阿尔坎塔拉曾代表加泰罗尼亚、菲律宾和西班牙三支球队参加过国际比赛。

  东南亚是一块人口稠密、狂热爱好足球的地区。职业化的发展速度虽然较慢,但迈出的每一步都很坚实,因此不少国家都在近几年里取得了长足进步。FIFA针对世界杯做出的扩军决定,也让该地区处于领先地位的泰国、越南看到了实现梦想的希望。他们的现实目标应该是先跻身进入亚洲足坛精英阶层的行列里,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创造出一个可以成就更大足球梦想的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