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会凝聚“亚洲力量” 但你说的是哪个亚洲啊

作者:中甲

  生在佛罗里达州坦帕湾的小伙乔丹克拉克森,终于在26岁这年第一次披上了国家队的战袍不过是离他老家万里之遥的菲律宾。作为曾在科比和詹姆斯身边都打过球、NBA生涯场均14分的双能卫,克拉克森的个人实力在亚洲赛场恐是难觅对手,但总会引发不晓内情的朋友发文:“他凭什么代表亚洲?”

  其实从法理上说,从12岁起就持有菲律宾护照,只要NBA及其所效力球员许可,他代表菲律宾队参赛没有任何法律和条规的障碍,甚至不是我们以为的“归化”。既然是合法的菲律宾公民,而菲律宾又是亚奥理事会的正式成员,克拉克森参加亚运会没有任何问题。

  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代表团申请参加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热情,却被亚奥理事会泼了一盆冷水。就在去年,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科茨曾表示,希望能推动本国派出完整的代表团参赛,并在部分项目中获得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但是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亲王的态度却很冷淡,表示亚运会已经基本满员,接纳规模不小的大洋洲代表团参赛希望不大。虽然此时后来又经过几次反转,但至少在雅加达,几乎没听到下届“扩军”的消息。

  但这也不免引发一些朋友的深究既然澳大利亚男足、男篮都已经从数年前起参加男足、男篮亚洲杯,而且分别获得冠军了,为何澳大利亚体育代表团不能在亚运会这一亚洲体育的最高赛事中,占有一席之地呢?

  我们从小在地理课本上学习到的“亚洲”,和亚运会所代表的“亚洲”,以及亚洲各单项体育组织所代表的“亚洲”,还真的都不是一个“亚洲”……

  其实分别在2015年和2017年赢得亚洲冠军的澳大利亚男足和男篮,与相应的亚洲体育组织的关系也是大不相同。

  准确地说,澳大利亚足协已经在2006年成为亚足联的正式成员了,而且根据其地理位置,已经被归分到亚足联下属的东南亚足球联合会。也就是说,除了亚洲杯之外,每2年举办一次的东南亚足球锦标赛,澳大利亚队也是有参赛资格的,虽然他们从未真正参与过此项赛事。

  亚足联最近的一次大规模“扩军”要追溯到1993年了,新增的成员主要以刚独立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为主(其实就是“中亚五斯坦”*),外加不丹和蒙古。在那之后,除了巴勒斯坦(1995年)和东帝汶(2002年)这两个新成员之外,最近的两次“扩军”就得数澳大利亚和北马里亚纳群岛这两个地理上属于大洋洲的国家/地区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澳大利亚足协虽然已经是亚足联的正式成员,但澳大利亚奥委会目前仍率属于大洋洲奥委会,而非亚奥理事会。所以从大前提来说,澳大利亚代表团没有参加亚运会的资格;故而澳大利亚足球队,虽然能参加亚洲杯,但并不能参加亚运会的足球比赛。

  与澳大利亚情况相反的是哈萨克斯坦。作为亚奥理事会的正式成员,哈萨克斯坦代表团已经是历届亚运会上稳定的金牌第二集团成员;但是哈萨克斯坦足协早已“脱亚入欧”,所以哈萨克斯坦男足自从1998年的曼谷亚运会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亚运会的足球赛场上。

  与此同时,长期以来与澳大利亚队瓜分大洋洲各类冠军的新西兰队,却并未像邻居那样加盟亚足联,而是和其他13个“弹丸之地”的成员国/地区一起,稳稳地留在大洋洲足协。所以即便澳大利亚队退出了,4年一度的大洋洲足球锦标赛还是会继续办下去的,虽然到现在2020年的主办国都还没有决定。很大可能是,未来的比赛都将成为新西兰队的“独角戏”了。

  关于澳大利亚篮球的“入亚”,作为中国球迷我们更有切身的感受,毕竟这让中国男篮在亚洲杯上的夺冠概率降低不少。但是与足球不同,澳大利亚男女篮虽然从2017年起正式参加亚洲杯赛,但其篮协仍率属于大洋洲篮协,并未转至亚篮联旗下。

  事实上,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所有大洋洲篮协会员球队,现在都有资格参加亚洲杯的比赛。只不过其他几支国家队的实力实在不济,才让有些朋友形成了仅有澳、新两国“入亚”的错误印象。也因为大洋洲球队的集体“入亚”,原本就是澳、新争霸的大洋洲篮球锦标赛在2015年之后也就不再举办了。

  但也因为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队并非亚篮联所属的正式成员,所以在世界杯、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上,虽然参加亚洲区的世预赛,但其实参赛名额是原本属于亚洲和大洋洲球队的席位相加。以2019年男篮世界杯为例,除了自动获得参赛权的东道主中国队外,亚洲、大洋洲球队通过世预赛还能获得7个参赛席位。

  至于亚运会篮球比赛,和上面解释的情形一样,因为澳大利亚代表团整体未获得参赛资格,所以澳、新男女篮的参赛也无从谈起。

  目前亚奥理事会共有45个成员国/地区,而其中除了中国澳门之外,其余都是国际奥委会的正式成员国/地区。这也解释了为何澳门健儿在亚运会赛场摘金夺银的同时,我们从未在奥运会赛场看到他们的身影。

  除了政权更迭、国家易名等原因之外,亚奥理事会取消正式成员国/地区成员资格的情况也只出现过一次,而那次“脱亚”的正是以色列。原因不言自明,紧张的巴以关系一直是中东地区冲突的热点之一,而阿拉伯国家、穆斯林国家占了亚奥理事会成员国/地区的相当大一部分。

  在1981年被正式剥夺亚奥理事会成员国资格之前,以色列代表团已经在1962年和1978年的两届亚运会上被拒绝参赛。1962年亚运会的主办国印度尼西亚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拒绝以色列的原因毋庸赘言;1978年的曼谷亚运会前,组委会向25个成员国/地区就是否邀请以色列代表团参赛征询意见,结果得到了12票反对。

  1980年的奥运会,本该是以色列最后一次作为亚奥理事会正式成员派代表团参赛,但是因为以色列亲美的立场,所以也毫不意外地加入了众多抵制该届奥运会的欧美国家阵营。毕竟,那是在前苏联首都莫斯科举行。

  虽然以色列男足、男篮似乎很长时间绝缘于顶级世界大赛,但我们说起贝纳永、扎哈维、卡斯比、埃利亚胡等名字,还是耳熟能详。事实上,以色列男足在2008年在FIFA排名上一度升至第15,虽然现在落到了93位。男篮方面,FIBA排名第35位也足见其深厚的实力,而要是以色列男篮正牌军和中国队交手,恐怕我们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在以色列还是亚奥理事会正式成员国的年代里,尤其是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仍深陷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战争年代中时,以色列男足、男篮在亚洲赛场的表现可谓辉煌。男足从1956年第一届亚洲杯起,连续参加4届,其中在1964年本土举办的第三届亚洲杯上收获以色列足球唯一的一个亚洲冠军。(因为早期的亚洲杯每届只有4到5支球队参赛,所以进入四强的成绩就不提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可谓是以色列男篮的全盛时期,在1966、1970和1974年三届亚运会男篮比赛中全部进入决赛,两次摘得金牌。在所有比赛中19胜2负的战绩(而且已经定格不可能再改变),也让以色列男篮成为亚运男篮历史上胜率最高的球队。

  往事已矣,如今的亚洲各类体育赛场早已不见以色列运动员的身影。年纪稍小的体育迷,恐怕对于以色列是亚洲还是欧洲国家,都不一定拿捏得定。

  其实地缘上属于亚洲,但在各体育组织上属于欧洲的例子并不在少数。除了以色列之外,如今的欧洲奥委会正式成员国/地区中,土耳其、塞浦路斯、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其实都是亚洲国家。其中土耳其作为世界上成立最早的几个奥委会之一,早在上世纪初就加入了欧洲奥委会,包括足球、篮球在内的各单项体育组织也都隶属于欧洲。塞浦路斯本国居民以土耳其、希腊人为主,所以“入欧”的选择也并不奇怪。至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则都是在苏联解体,各自独立建国后在亚欧之间做出的取舍*。

  *本文中多次提到的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从地缘角度是这样划分的欧洲7国: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摩尔多瓦;亚洲8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排名不分先后。)

  澳大利亚足协虽然现在是亚足联的正式成员,但在上世纪60年代曾经多次申请“入亚”遭拒;但是如今并非亚足联的正式成员的新西兰足协,在那段日子里却的的确确是亚足联正式成员。直到1974年,两国牵头建立了大洋洲足联,新西兰才算正式“脱亚”,并且再未回归过。

  不过在亚洲、大洋洲足协之间徘徊次数最多的,就是我们对岸的同胞中华台北足协(有好几个曾用名,本文中统一采用该称谓)了。虽然中华台北奥委会自1960年起就是亚奥理事会的正式成员,但中华台北足协却被踢了好几次皮球。1974年退出亚足联,1975年作为临时成员加入大洋洲足联,并于次年转正;到了1978年,因为名称问题被大洋洲足联暂停了会员资格,直到1981年与国际足联达成协议,改为如今的“中华台北足协”之后,才又被大洋洲足联吸纳。到了上世界80年代末,又重新回到了亚足联的怀抱……

  最后提一下,亚洲各国的奥委会从成立,到正式成为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一员,耗时最久的无疑是巴勒斯坦。1933年,以色列奥委会的前身以“巴勒斯坦国家奥委会”的名义成立,声称代表巴勒斯坦地区居住的所有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民众。但是巴勒斯坦人所承认的“巴勒斯坦奥委会”成立于1969年,并于1986年被吸纳进入亚奥理事会。彼时以色列的会员国身份已经被剥夺,也为巴勒斯坦的加入扫清了障碍。巴勒斯坦奥委会于1995年正式为国际奥委会所承认,并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起开始派代表团参赛,迄今尚未取得奖牌0的突破。这当中漫长的等待到底是算62年,还是算26年,都凝结了至少一代人的苦难和艰辛。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