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壹丰广场凯瑞宝贝早教中心被停业 百万会员费

作者:亚冠

  图说:位于壹丰广场3楼的凯瑞宝贝早教中心大门上张贴着停业告示/晨报记者 张佳琪

  【新民网讯】据新闻晨报报道,2016年6月,家住虹口区的李女士在四川北路壹丰广场3楼的凯瑞宝贝早教中心办了张会员卡,花费近两万元。没想到仅仅4个月后,这家门店突然关门停业,李女士卡里的8000多元至今无法退还。与李女士一样,至少有几十名家长都遇到了类似问题,涉及金额近百万元。

  “早教机构是被壹丰广场强行关闭的,退款要等到与商场打完官司。”凯瑞宝贝负责处理此事的人员如此解释。但让李女士等家长们担心的是,已经等了5个月,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还要等到多久?

  李女士称,这家凯瑞宝贝早教中心设有婴幼儿托班教室、游泳馆、音乐训练室,课程还算丰富。可是,去年10月21日,壹丰广场3楼突然停水停电,拉下了卷帘门,还贴上了“三楼暂停营业”的告示。本来一直正常营业的凯瑞宝贝早教中心,以及另外几家商户均无法继续经营。

  李女士等早教机构的会员在观望一段时间后,发现早教机构重新营业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于是要求退款。

  “本来挺方便的,带孩子过来上托班、游泳、玩些益智游戏。”会员顾女士称,这家店突然关闭,自己放在店里的孩子的被子、小书包,到现在也不能取出来,而她的卡里还有1万多元会员费,凯瑞宝贝的其他门店距离又比较远,她只得提出了退款。

  3月21日,记者来到四川北路的壹丰广场,一楼摆放着商场招商的宣传图。上至3楼,整层空空荡荡,只有一名保安在看守。

  透过紧锁的玻璃门,记者看到凯瑞宝贝店内仍摆放着儿童娱乐学习设备,玻璃门上贴着告家长书,大概内容是:商场未经协商就对其强行关停,该公司正与商场沟通,暂无法营业,何时恢复等通知。

  记者找到壹丰广场管理方上海鸿福置业有限公司,据营运部工作人员介绍,凯瑞宝贝等3楼商户虽然关门,但目前与公司仍有租赁关系,对于商户反映的问题,暂不方便透露。

  凯瑞宝贝是一家总部在上海的早教连锁机构,在上海分布有48家机构。21日下午,记者联系到凯瑞宝贝壹丰广场店加盟方负责人鲁女士。据她介绍,门店是去年10月21日突然被商场关闭的,没有提前告知,早教中心也措手不及。

  据她了解,去年壹丰广场被原来的业主转让,新业主要对商场“改造升级”。事发前一周,商场让3楼商户“移铺”到1楼,凯瑞宝贝虽愿意“移铺”,但本来4元一平方米、每月5万余元的租金,转到1楼后要涨到每月25万余元。因涨幅过大,商户们最终选择了“不同意”。

  “就谈了一次,我们也找不到商场负责人。可21日商场就把3楼卷帘门拉下来了,电梯也封了,且停水停电。”鲁女士称,“租约合同是五年,当时还有四年才到期。前期装修费、设备费等投入都亏掉了,一个儿童游泳设施就二三十万元,客户、口碑都是一点点做出来的,刚刚有了一些效益。”

  对于会员退款被拖延的疑问,鲁女士说,最初有近200万元会员费要退,后来陆续退了一部分,他们也在四处借钱,甚至准备把房子卖了支付。目前尚有约100万元没有退还,涉及数十人,但具体人数、名单没有详细统计,接下来会给家长们一个交代。鲁女士还透露,受影响商户正在起诉壹丰广场。

  据凯瑞宝贝总部负责处理此事的朱先生解释,早教机构是被壹丰广场强行关闭的,退款要等到加盟门店与商场打完官司,然后和退款会员协商,并登记核实。

  上海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热线的工作人员表示,消费者遇到商户关门,意味着消费者投诉的主体找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消保委很难介入协调。消保委会向工商部门申诉,待工商查到法人代表后,再监督其处理好售后相关事宜。

  上海里格律师事务所李维律师解释,根据加盟方鲁女士的表述,总店与加盟店是商标特许经营的关系,总部用以扩张交易规模的手段,是以加盟店的独立经营为前提的,即加盟店与总部在法律上是两个相互独立的企业经营者。实际与第三人进行交易的主体是加盟店而非总部,总部不是合同的当事人。加盟店独立核算,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加盟商在一定程度上受总部的指挥及监督,如果出现消费纠纷,总部为品牌考虑也应积极参与处理消费纠纷,维护消费者权益。

  李维律师称,如果加盟商倒闭破产,消费者对破产企业的债权为普通债权,是与其他债权人一并行使的。这也就是说,消费者对破产企业的债权在破产企业支付破产费用、员工工资、拖欠税款之后才能得到清偿。因此,消费者预付会员款是否能够清偿、是否能够全额清偿,还是依赖其资产和财务状况。届时,存有预付款的消费者可以向清算委员会联系,申报预存款金额,要求退费。晨报记者张硕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