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寡头”的科学征服了世界

作者:法甲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北京时间昨晚7点公布,与此前汤森路透预测的“五人名单”不同,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4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61岁的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 Tirole,现任法国图卢兹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科研所长),以表彰他对市场力量和规则的分析。

  瑞典皇家科学院解释说: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兼并,同业联盟(Cartels),和垄断监管越来越重要。欧盟单一市场的崛起也让这一研究领域意义更为重大。梯若尔恰是在这一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在时隔5年之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荣光再次积聚在一个人身上,由于让·梯若尔是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唯一获得者,他将独享800万克朗的奖金,约合680万元人民币。

  而刚获得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梯若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简单地表示,能获得诺奖是意外的惊喜,现在他“感觉不错”。

  “中国的经济学者和学生应该都对梯若尔不陌生,大家多少都看过他写的书。”钱报智库、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史晋川一听到梯诺尔的名字就如数家珍般报出了一串书名,直说这个奖“来得晚了点”,“如果早十年,应该由拉丰和梯若尔分享这个奖项。”

  史晋川口中的拉丰,是指让·雅克·拉丰,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法国图卢兹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图卢兹有两大“镇殿之宝”,一位是拉丰,一位是梯若尔。在法国推行经济学改革的过程中,通过他们的影响和团队合作的扩展,学术界开始将其称为“图卢兹学派”。2004年,拉丰,去世。

  “近几年梯若尔的名字不太常被提起,但十年前他的博弈论教科书曾风靡大陆。”史晋川解释说,梯若尔的研究内容非常广泛,但最重要的就是产业组织理论、激励理论和政府管制。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主题是(驯服大公司的科学)。而梯若尔在怎样理解和规制只有少数强大公司的工业方面有巨大贡献。

  从实践看,产业组织是伴随大型制造业公司的迅猛涌现才出现的。20世纪30年代以后,产业组织理论基本形成,理论界称为哈佛学派。哈佛学派认为,结构、行为、绩效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即市场结构决定企业行为,企业行为决定市场运行的经济绩效。所以,为了获得理想的市场绩效,最重要的是通过公共政策来调整不合理的市场结构。但上世纪60年代之后产业组织理论曾一度沉寂。

  “产业组织理论重新引起世界一流理论经济学家们的注意和兴趣,图卢兹学派的贡献是很大的,梯若尔和拉丰功不可没。”史晋川认为,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之所以青睐梯若尔,也是为了表彰他将前沿的经济学理论和研究方法引入产业组织理论和政府管制的研究领域,并产生了革命性影响。“他们所影响的不是一时一地,而是整个世界,因为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全世界都面临着经济体制的变革。”

  “梯若尔对规制经济学的贡献很大,特别是在垄断方面和阻碍市场进入方面的研究,不仅对发达经济体,更对新兴经济体产业形态和政府作用是极大的警示。”用一句话来概括,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梯若尔那是:驯服“寡头”的科学征服了世界。

  说起来,这个瘦高身材、目光敏锐,脸上总带着不温不火笑容的法国人与中国还颇有渊源,梯若尔曾多次到中国来讲学。

  “在2000年前后,拉丰和梯若尔曾先后到中国讲课,给大家讲授机制设计,拍卖理论等课程。他们的经典教科书也差不多在这个时期被翻译成中文。他们的授课使当时中国青年学者、学生的水平提高了一大步。”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梁捷认为,从经济学教育角度看,梯若尔对中国经济学界影响极大。

  2002年年底,作为法国产业经济研究所和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双向交流的一个重要项目,梯若尔曾在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系统地讲授公司金融理论和国际金融理论。对于中国经济,梯若尔认为中国应提倡内部自由贸易。

  2005年,梯若尔在回答,“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股市却不涨,这是为什么”的问题时,他曾猜测原因:一是公司治理有问题;二是国有股导致股市低迷;三是银行和国企关系太密切。

  诺贝尔奖是终身成就奖,奖励的都是功成名就的学者,他们是某一个领域的开创者、奠基者,但往往已经不是现在活跃在最新学术期刊上的研究者了。以至于,几乎每次诺奖名单公布,学术界都会有“发晚了”的感叹。梯若尔真正高产、光芒四射的时期差不多是十年之前,近几年他的产出效率已经减少,产业组织等领域也有了新的发展。

  “梯若尔的研究成果,尤其是新规制经济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对中国的国企改革与政府职能变革均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钱江晚报智库专家、浙江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解释说,目前,我国政府与大多数国有企业之间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随着改革深入,除了自然垄断行业和某些特殊行业外,大部分国企将走向分权化或者民营化。这个转轨的过程,就是一个规制的演进过程—从高度的规制到轻度规制过程。

  “对自然垄断以外的产业而言,通过产权结构的调整较容易建立有效的激励结构,容易改革。而自然垄断行业和网络产业(如电力、自来水、电信等)事关国计民生,直接影响到社会福利,成为改革的难点,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梯若尔的规制理论可以给我们相应领域的改革提供有益的指导。在国企改革过程中的不同阶段,政府和企业会面临着不同的信息结构、约束条件和可行工具。在企业改制的不同阶段,政府如何设计合约菜单,实现最优规制,就显得十分重要。”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