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学的“小而精”启示:没有高楼却有1 5的

作者:法甲

  为什么到略显陈旧的法国南部小城图卢兹留学,而不是去巴黎这样的世界性城市?

  听到澎湃新闻()记者日前抛出的一连串问题,图卢兹经济学院的中国留学生董正笑着说,为什么不来这啊,这里有接近200名的经济学家,据说哈佛商学院才只有40名经济学家;这里的师生人数比例高达一比五,比他本科念的香港大学要高很多。

  与中国知名大学大多经历几轮合并潮和扩招潮“越来越大”不同,许多法国高校尤其是精英大学依旧保持“小而精”的特色,其中一些高校还曾经历过拆分。

  小并没有影响这些法国高校的质量,从首都巴黎到古老的“玫瑰之城”图卢兹,从不如中国沿海一个县城大的波城到葡萄酒庄园遍布的波尔多,巴黎六大、图卢兹国立高等航天航空学院、波城大学、波尔多国立高等建筑和景观学校……一座座堪称“袖珍”的大学,在宁静中夺得了欧洲甚至全球顶尖的声望。

  巴黎学区区长、大学内务总管(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教育厅长)Francois Weil先生日前告诉澎湃新闻,中国留学生现已成为法国人数最多的留学生群体,截至2014年,在法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总数为3.5万人,目前年均有超过1万名中国学生赴法留学。

  对这些中国留学生而言,法国高校“小而精”的模式背后,有着怎样的理想和行动?

  法国高等教育署亚洲地区推广负责人Laurent Dureuil先生日前对澎湃新闻说,如果你在巴黎问法国人巴黎大学怎么走,多半会得到耸耸肩的答复。

  他说,与中国或英美高校占地广阔、建筑宏伟的大规模学府不同,巴黎大学早已经被拆分为十三所规模不大、相对独立的大学,校址更是分散在巴黎多个区。

  其中,位于巴黎环线高速公路以内的小巴黎区域的8所大学,不过就是分别散布于市区的几栋建筑, 没有一般大学必有的校园、运动场和宿舍,外乡人趋车经过多少次,恐怕也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巴黎大学”。

  事实上,巴黎大学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建于1257年的索邦神学院是巴黎大学的前身,1261年正式开始使用“巴黎大学”一词,又称为索邦大学。

  据Laurent Dureuil介绍,1968年,法国发生,学生抗议课程落伍及填鸭式的教育,要求更多的学术自由和校园民主,之后,法国政府对巴黎大学做出一连串的改组和调整,将巴黎大学拆分为13座独立的大学,分别命名巴黎一大、巴黎二大、巴黎三大……这实际上是原巴黎大学各学院的“合纵连横”,按地缘相近、教学理念一致、课程容易搭配等原则分开或归并在一起。

  1971年1月1日,这13所巴黎大学同时宣告成立,各自独立,没有隶属关系,1-13的编号只代表顺序,与质量以及名望无关。

  公开资料显示,虽然变小了,但这13所大学根据各自的传统和条件,分别突出主攻方向,在专业设置方面有所侧重,逐步形成一定的分工:巴黎一大、巴黎四大侧重文学、艺术专业;巴黎三大侧重外国语言文学专业;巴黎二大、巴黎九大侧重经济、法律专业;巴黎六大以理工为主;巴黎十一大侧重自然科学专业;巴黎十二大和巴黎十三大以工科等为主。

  在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同样在法国之后,图卢兹大学也被拆分为多所大学。

  公开资料显示,图卢兹大学始建于1229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在中世纪,许多著名学者来此讲学,使之名声显赫。1970年,图卢兹大学分成三个独立大学和数个工程师学校:图卢兹一大多经济、法律、社会学科;图卢兹二大多语言、艺术学科;理科类的学科在图卢兹三大。

  以图卢兹经济学院为例,院长Stephane Gregoir先生日前对澎湃新闻说,它对数学统计要求之高、学习压力之大,在全球经济学界都很出名,超过40%的学生来自法国之外。

  这所学院的创立者是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新规制经济学创始人之一、信息经济学和激励理论的奠基人之一让-雅克 拉丰。这位从哈佛毕业的法国人,没有留在最有权势的经济学中心哈佛,也没有前往全球性城市巴黎,而是决定回到他出生的比利牛斯山畔小城图卢兹,要以法国式公立大学的形式,建立一个世界经济学的中心。

  董正介绍说,图卢兹经济学院现有接近200名经济学家,据说哈佛商学院才只有40名经济学家。图卢兹经济学院师生比大约是一比五,比董正本科念的香港大学师生比要高很多。

  董正觉得,图卢兹经济学院每个课堂的人数都很少,基本都在20人以下。以至于他上课的时候,甚至教师会观察每个学生的表情而主动问他们会有什么问题,并邀请其和大家分享一下。

  董正到法国的第一年,因为想要更好地做研究,预约了一个图书馆文献研究的训练。去之前,他以为会和在香港大学时一样是一个人很多的课程。但他去了之后,才发现只有他一个学生,教师却有两个,一个负责演示,另一个专门坐在他旁边帮他答疑解惑。教师们还告诉他,以后如果有疑惑,可以随时再预约找他们。

  董正说他一开始很慌张,以为这种课程会非常贵,反复确认是否免费,“当然是免费的。”

  这个在业界顶尖的学院,和中国或英美大学相比,一些方面简单到难以想象,不仅校园占地很小,只有几幢楼,就连招生都要依靠其他大学。

  董正说,图卢兹经济学院的本科招生很有意思,虽然是完全独立的学校,但它并没有大一、大二的学生,大一、大二的学生由图卢兹一大来培养,而他们中只有成绩优秀的经济学学生,才可以在大三时成为图卢兹经济学院的学生。而进了图卢兹经济学院,绝非可以打打游戏混日子,每一年的学生淘汰率都非常高。

  从图卢兹经济学院沿加龙河步行十多分钟,就是图卢兹高等艺术学校。校长Anne Dallant女士说,这虽是一个小到只是几幢多层楼房围成一个几百平方米院子的大学,但学生中有约20%来自美、欧、亚几大洲,其艺术、戏剧、工业设计在全球享有盛誉,总计340个学生,却有60名教授。

  图卢兹学区区长、大学内务总管Helene Bernard女士说,图卢兹学区有11万名大学生,占总人口的约五分之一,他们中很多人就在像经济学院、艺术学校这样“小而精”的大学里学习。

  在巴黎,巴黎大学拆分后形成的13所大学也各有所长,在不少领域都是欧洲或全球排名前列。

  其中,巴黎六大是原巴黎大学科学学院的主要继承者,曾培养出著名科学家居里夫人,又称皮埃尔和玛丽·居里大学,现在是法国最大的科学和医学综合体,这里一共出过19位诺贝学奖获得者,其数学、物理、工程、地球物理学、材料学等在世界最佳研究机构的排名中位居前列。

  巴黎六大里的一处大型公共空间,庭院上方有玻璃屋顶,校方希望学生能一边看星星一边思考科学。

  拆分后,巴黎六大没有留在古老庄严的建筑中,而是依据研究领域的特色,在巴黎拉丁区建起一片由几幢现代化玻璃大厦组成的校园。

  这个以科研闻名的大学校园里,在楼与楼之间有着多个巨大的玻璃顶棚,副校长Laurent Buisson先生说,这是为学生提供更多的自由空间,让他们可以一边看星星一边思考科学。

  在2015年自然指数(Nature Index)排名中,巴黎六大被评为全球第五大研究型大学、世界十强科研机构。

  “一位X的学生与上帝的区别是什么?上帝设想而他来实现。”这句法国俗话把作为工程师名校的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抬到了上帝的高度。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昵称“X”,原因有二:其一,源自其校徽上象征炮兵的两个大炮交错的图案;其二,据说是代表着未知数X,代表了该校师生超乎想象的数学能力。正如1894年《X的行话》中提到的:“数学分析的语言是由一些X和Y组成的,正是因为数学分析的重视,综合理工的学生才获得了 X 这个被普遍认可的别名。”

  巴黎综合理工大学位于巴黎南郊,面积广阔,但没有一幢高楼,全校占地180公顷,其中120公顷为绿色植物所覆盖。校园中相当一部分面积的土地上修建了设施齐全的露天体育场所,包括足球场、橄榄球场、网球场、田径场、高尔夫球场,帆板和划船运动则可以在校园内的湖上进行。

  而与诺大的校园相比,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每届只培养500名工程师学生,校方人员表示,这是因为“宁缺勿滥”,毕竟精力有限,教好学生的数量也有限。

  这些学生一部分是通过入学竞考的预科班学生,另一部分是从普通大学平行进入的大学生。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入学竞考同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一样,是历史最久、难度最大的考试之一。

  在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杜刚表示,与复旦大学数学系课程安排注重“深而精”不同,巴黎综合理工大学课程安排更具有广度,现在他不仅要学习数学、物理、经济、管理,甚至还有许多艺术、历史、雕塑、哲学等人文课程,都是必修课。不过,他感觉这些课程的学习深度都不如复旦大学,孰优孰劣很难判断。

  杜刚还说,法国的教学非常强调团队合作,无论何种课程项目和任务,教师都不建议一个人完成。他所学的专业专门开设了合作科学项目课程,持续一年时间,需要5-7个人共同完成一个科学项目。教师要求,一个团队的成员要尽量来自更多的国家。

  杜刚认为,在法国高校,强调的并非仅仅学习科学知识的能力,而是如何很快进入团队合作项目,与团队一同工作与生活。

  另一所著名的工程师培养大学——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院位于法国南部的图卢兹。

  1600人可能只是中国一所重点高中的学生人数,然而在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院读工程师文凭的中国学生郑凯告诉澎湃新闻,这个数字是这所大学的学生总人数。

  这所大学为欧洲航空航天企业培养工程师,也为法国乃至欧盟范围内的航空航天研究机构培养研究员。空客飞机集团、达索飞机制造公司等全球顶尖航空航天企业的在职工程师来给学生上课,在这里很常见。

  “通过他们的讲课,让我们知道现在企业界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样的能力。”郑凯觉得,学校在课程配置上非常倾听企业界的声音,学校和研究机构之间也完全没有交流的壁垒。

  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院的所有教学活动都是围绕着航空航天展开的,即便是经济方面的专业,也是为咨询公司培养懂航空航天产业的咨询人员。此外,学校也有航空产业内的供应链管理这样的相关专业。

  波尔多国立高等建筑和景观学校的教授们说,他们对波尔多加龙河河畔老城在改造中保留历史原貌颇为自豪。

  波尔多因葡萄酒产地而闻名,却是一座小城,老城区半小时就能兜一圈,却分布着几所在各自领域顶尖的高校。

  波尔多国立高等建筑和景观学院就在这座小城的城郊,虽是建筑学院,仍然没有一所像样的高楼。一位头发不多的男教师站在一群天津大学的交换生中,自豪地向澎湃新闻介绍,学院最自豪的一个项目,是保留了波尔多加龙河畔的历史建筑原貌,没有被高楼影响到。

  听了老师的话,来自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专业的学生尹福祯说,她感觉这里与中国高校学习的最大不同,是学会了“辩论”与“批判性思维”。

  尹福祯说,她感到法国教师十分强调课堂师生间的讨论互动,还有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在这里,与教师争辩是常见的事情,这似乎在国内很少见。上课时,与教师的互动更多的是讨论,而不是单纯的听课。不仅是师生之间,教师之间也会当着学生面争辩。但在国内,由于文化环境不同,教师们或许碍于面子,很少这样做。”

  她觉得这样的过程很有意义,特别是参与高级学者的争辩,对学生的收获很大,不仅可以锻炼自身的思维能力,有时也能从学者争辩的论点中了解到当今学术界面临的最前沿问题,“法国教师指导我说,批判性问题不是 如何做 ,而是 为何做 , 引发他人的思考 才是批判性思维的关键。”

  在距离波尔多不远的波城,虽是一省省会,却和中国沿海地区的县城差不多大,站在城里就能看到比利牛斯山脉上的积雪。

  波城副市长Marc Cabane告诉澎湃新闻,全市人口仅8万左右,却有波城大学等多所大学,学生总数超过1万人。在波城,学生们可以感受到,学校和班级的规模小却人性化,这样可以让学生与教师、学校更贴近,更适合学生个性化发展。

  波城大学对外法语专业的中国学生们说,在这里学会了团队合作,作业经常需要分组,由多名学生共同完成,上课时也总是需要学生分组讨论。如何在团队中表达观点、提出建议,成为学习锻炼的重要能力之一。

  Marc Cabane还强调,波城大学提供安静简单的学习生活,有15个外国学生接待中心,连续几年被评选为迎接外国学生最好的法国大学城。波城大学还为留学生提供月租金230欧元左右、厨卫齐全的单身宿舍,而在巴黎,这样的房子至少需要七八百欧元。

  能安静地学习、有时间去思考,是法国多座小城的教育主官或位于这里的大学校长们所强调的,并被不少中国留学生所接受。

  已经在图卢兹经济学院学习4年的董正说:“以前在香港学习,大家都是快节奏生活,什么都很赶。在图卢兹,我才体会到真正生活的感觉,图卢兹的安宁让我可以更好地沉静下来做研究。”

  图卢兹天体物理和行星学院(IRAP)一名来自北京的博士生也拥有同样的感受:“图卢兹这个地方非常小,特别安静,看不到高楼大厦,看不到拥挤的人群,也没有嘈杂的环境,很适合做科研。”

  还有一群学生在法国西南角的大西洋海滨小城比亚里茨,学习做厨师和酒店服务员。

  比亚里茨旅游酒店学校相当于中国现在的高职学校,却在声望上和瑞士、意大利的酒店管理大学相媲美。

  想品尝比亚里茨学生的手艺,需要提前几个月预约,厨师和服务人员都是在读的学生,他们往往还没毕业就被欧洲大牌酒店预订。

  一幢只有两三层高的小楼,设置了酒店大堂和厨房,学生们想到这里动手,必须要有很好的成绩才可以,想来这里品尝学生们的手艺也要提前几个月才约得到。这里的学生往往还未毕业,就被欧洲各大酒店抢走。

  在法国和一些欧洲大陆国家相似的“双轨制”教育体系中,可以初中毕业后进入职业学校,学完以后,如果想读大学,可以继续上大学;或者也可以一直读到高中,上大学,大学上完后,再进入职业学校。在职业学校和大学之间,可以有很多选择的机会。

  法国驻华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副参赞路索先生说,这可能与中国学生普遍更希望进入综合性大学、名牌大学读书有关。而在法国,职业技术人员所拿的学位有两个层次,技术学位和管理学位;像烹饪、SPA、餐饮专业和小型酒店的管理,都可以发放合作大学的本科学位。

  路索认为,对于法国、德国、中国这样的“实业国家”来说,大量的实体企业需要的是接受过应用型职业高等教育的人才。而据他观察,中国的高等教育过于集中于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培养了,但“如果一个公司都是研究生和博士生,全都是管理者和战略制定者,那么就根本没法运营了——谁来脚踏实地的执行这些想法呢”。

  他觉得,目前在中国,这样的人才恰恰是最稀缺的。法国在北京有两家大酒店集团,诺富特和索菲特,“关键的管理层都是法国人。并不是因为不想招中国人,而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才”。

  20世纪末,中国高校在“共建、调整、合并、合作”方针的指导下,进入了一轮又一轮的高校合并。公开资料显示,到2001年,中国内地的高校已由565所合并为232所。

  面对英美老牌名校和中国合并“巨无霸”高校的冲击,“小而精”的高校模式在法国也引起争议。

  目前就读于图卢兹一大的中国学生、图卢兹中国学联主席陈尚荣日前告诉澎湃新闻,法国高校的拆分是在早期,现在却有分久必合的趋势。比如在去年,图卢兹大学系统里的学生证已经更新为统一的了。

  董正也听同学说,巴黎不断有呼声呼吁巴黎1到13大学重新合并为巴黎大学,他认为这是法国学术界在争夺国际话语权的表现,因为法国高等教育的分散使得法国大学的排名在国际排行榜上比较落后,英美的综合类大学往往占据排行榜的前列。

  事实上,为了在国际排行榜上有所展示,法国的大学已经做出行动。据欧洲时报报道,巴黎高等商学院、巴黎综合理工大学等法国名校在2014年12月强强合并,结合成了一个叫巴黎萨克雷大学的高校联合体,包括2所综合性大学、10所大学校(Grande Ecole)与7个研究所。

  校方当时表示,这次“强强合并”的目的,是在各类国际排名——比如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国际学术排行榜上,能尽快跻身前二十位。

  该报道称,此前,法国大学在世界大学排名中表现十分不起眼,比如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在国际知名排行榜上的名次介于30名到60名之间,在上海交大的国际大学学术排行榜上名列300位左右。

  但是面临合并,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却忧心忡忡,因为担心失去“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原先的声誉与名号。比起“合并”,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希望有更多独立发展的自主空间。

  确切地说,巴黎萨克雷大学目前只是一个高校联合体,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大学。宣布合并一年后,参与合并的18所学府在未来如何共同发展的大方向上,纷争不断。

  “法国的城市终归不会成为纽约曼哈顿的癫狂,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在波尔多国立高等建筑和景观学院交换的一名天津大学学生回国后,在一篇谈留学法国的文章中如此说,他希望法国的城市和大学都能保留自己的独特魅力。

本文由www.204.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